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桃花夫人:毁了两个国家的绝世美女   

2015-03-18 19:4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梦回宋朝
豆瓣评分:7.4分(4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中原诸侯国有一个小国叫陈国,位于如今的安徽一带。这个国家虽然小,却以盛产美女出名。陈国国君有两个女儿,妹妹嫁给了息侯,姐姐嫁给了蔡侯。这两门亲事都门当户对,陈国国君相当地满意。但如果他能够预料到后面的事情,恐怕就不会这样想了。

嫁给息侯的息夫人容颜绝代,目如秋水,脸似桃花,又称为“桃花夫人”。有一年,息夫人从陈国回到息国,中途经过蔡国。蔡侯早就耳闻这位小姨子长得漂亮,因此死缠烂打,以姐夫的名义把她拉到家里来住了一晚。当然,有老婆在家,他也不敢对小姨子咋的,充其量晚上吃火锅的时候讲了两个黄色笑话,趁着酒意在桌子底下勾了几回脚——息夫人很生气,觉得受了天大的侮辱,回去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息侯述说了。

息侯的第一反应是暴跳如雷:奶奶滴,俺老婆让人给欺负了,此仇不报非君子!

第二反应是:蔡国实力远远高于息国,这仇可怎么报啊?

这孙子智商有限,抱着脑袋想了老半天,终于想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金点子”。

话说蔡侯这边酒意一醒,心里也很是后悔。过了一段日子,息侯的使者来了。息侯的使者不是来问罪,而是来搬救兵的。原来楚国大举入侵,息国危在旦夕,按照息国与蔡国签订的睦邻友好协议,息侯就派人前来求助。蔡侯松了一口气,当即点起兵马,亲自带队去援助息国。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蔡侯的部队在半路被息国与楚国的军队包围,全军覆没,蔡侯本人也成了战俘。蔡侯这时才恍然大悟,他看着息侯洋洋得意的脸,冷笑道:“你这蠢驴,你的下场不会比我好。”

虽然蔡侯当了俘虏,但楚文王对他倒也好好的。一日两顿饭,还有一包烟,偶尔还把他叫来一起吃火锅。这天就在他们一起吃火锅的时候,蔡侯决定要报复息侯一把了。

吃火锅时,楚文王还安排了美女跳民族舞助兴。一曲终了,楚文王问蔡侯:“你看我这几个妞张得怎么样?”这句话带着自夸的意味,等着蔡侯的表扬。

蔡侯摇头说:“您这几位舞女确实漂亮,但与息妫相比,就差得太远了。”

“息妫是谁呀?”楚文王好奇地问。

“回大王,她就是息侯的老婆,息夫人,人称‘桃花夫人’。”

楚文王宫中大大小小的老婆也有几十位,虽然不能说个个貌似天仙,却也是人人如花似玉,算得上是阅人无数了。因此,他对蔡侯的话将信将疑。蔡侯说:“您要不信咱就打个赌。您自己去息国看看,如果觉得我在说谎,您回来就可以取我脑袋;如果觉得我说得没错,就请大王放我回家过年。”

楚文王说:“行。”

楚文王跑到息国去看息夫人了。息侯见了恩人来访,自然好生伺候,命令夫人作陪。楚文王一见,这息夫人果然生得超凡脱俗,不是一般人物;他心里一个激灵,动了邪念……就这样,息夫人就成了文夫人。

这下子,就轮到息侯哭鼻子了。

楚文王抢回,不,娶回文夫人之后,万分地宠爱她。可文夫人却始终抑郁寡欢的样子,楚文王不说话,她决不首先开口。楚文王问:“咋回事儿呢?”

文夫人说:“我一个妇道人家,却先后服侍两个丈夫,我应该羞愧不已以死谢之,哪谈得上说这些废话呢?(吾一妇人,而事二夫,纵弗能死,其又奚言?)”

楚文王是聪明人,他立即就猜到文夫人还在埋怨自己横刀夺爱的事情。当然,他是不会承认自己做错的,而且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替罪羊,让文夫人的心情好受一些。这个替罪羊是谁?那就是蔡侯了。这时楚文王已按照赌约,放走了蔡侯。那就只好辛苦楚国大兵,跑一趟蔡国,将蔡侯请回来。

这一请,可怜的蔡侯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楚国;直到9年后,栖栖遑遑地客死在异乡。

这就是为了一个美女,毁了两个国家(息国和蔡国)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2825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