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薛涌:崔永元是伪君子  

2014-04-06 22:3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梦回宋朝
豆瓣评分:7.4分(4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321我在《联合早报》发表了《崔永元与中国的“美国情结”》。此文拿到新加坡来发表,本身就经历了一点曲折。本来稿子是给中国一家经常合作的媒体写的。可惜对方明确告知:这个问题不能碰了。于是我不得不“曲线救国”,投给了言论比较宽松公允的《联合早报》,事后又在自己的微博、博客中转发。

然而,很快就接到崔永元的回覆。他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这样一条:

“薛涌请自重。你可以评论或表述自己的观点,对错无妨。如你和肘子司马夹头同样喜欢造谣惑众,小崔不会和你客气。”

其实还不必等他跟我“不客气”,此条微博一发,崔粉(编按:崔永元的粉丝)的污言秽语就滚滚而来,挤炸了我的微博留言。我是怎么“妖言惑众”呢?无非是讲了两点:第一,崔永元对美国转基因食品的采访视频不够专业,难以让我这样的“骑墙派”信服。第二,崔永元为这事不远万里地跑到美国,而不去对转基因管理更为严格的欧洲和日本,恐怕是投合中国公众“以美国为标准”的心态。

崔永元的回覆,则亮出三点:第一,他对我的批评不高兴,但不愿意就我任何具体的观点进行讨论。第二,他马上把这样一个技术性的讨论上升到“阶级斗争”的高度,警告我不要“和肘子司马夹头同样喜欢造谣惑众“。公共讨论被界定为帮派争斗,好像是黑社会里打群架一样。第三,他提出”小崔不会和你客气“的威胁。这种威胁我即刻就从微博留言中崔粉的污言秽语中领教。

其实,作为一个行外人、一个消费者,我主要是对转基因的问题有兴趣。我知道司马南、方舟子就转基因的问题和崔永元有过交锋,但从没读过他们之间的文字官司。

道理也很简单:转基因的问题,随便到网上就能搜到许多扎实的英文材料。崔永元、司马南和方舟子都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另外,我和方舟子之间的“个人过节”已经持续了10年左右。方舟子自己说他一提起“薛涌”这个名字就觉得恶心,其《新语丝》里也辟出专栏对我批判。至于司马南,我在微博上时有奚落,在他的美国“夹头事件”中也充当了“幸灾乐祸”的看客。我没有任何个人动机,要和这两个人站在一起。唯一促使我出来说话的,是崔永元自费赴美采访的片子在网上公开,转基因食品成为中国重大的公共问题。

让我奇怪甚至震惊的是:崔永元口口声声自己提出转基因的问题是为了公共利益,既然如此,难道他不应该欢迎不同的意见吗?难道不同意见之间的交锋,不更能唤醒这方面的公共意识吗?刚刚被“禁言”、“封口”的他,怎么会用这种黑社会加文革式的语言,对持不同意见者进行恫吓?

只须看看英文版的维基百科就知道:“对市场上的转基因食品,目前有广泛的科学共识,认为转基因食品比起传统食品,并不对人类健康构成特别危害”。这一结论的根据,是十几篇文献,包括2012年美国医学学会的报告、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欧盟20012010年间对转基因长达10年的研究等等。

另外,转基因食品在1990年代中期就出现在市场上,已经快20年了。美国的大豆等产品,如今90%都是转基因。要在美国要找到没有吃过转基因农产品,或者没有吃过用转基因饲料喂养的肉制品的人,恐怕已经很难。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例转基因食品对人类健康构成伤害的案例。但农药、抗生素、乃至崔永元公开否认的汽车尾气等,对人类健康的危害,则是证据凿凿。

尽管如此,对转基因维持警觉和谨慎是必须的。我一直就关心物种的多元性、自然作物的纯洁性是否会受到转基因的威胁。这也是我劝崔永元到欧洲或日本考察的原因。毕竟,世界上60多个国家(包括大部分发达国家),都要求市场上的转基因产品要特别标出,美国则没有这样的要求。呼吁强化对转基因的管理,到美国是跑错了国家。这么说难道有什么错误吗?

更何况,这个问题越是有争议,就越需要有多方面不同的意见。举个很简单的例子。转基因在培养抗病虫害的种子方面,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公众(包括我自己在内)大都对转基因产品有所戒备。但我们对反复使用农药的产品,是否应该有同样的戒备?农药污染的不仅仅是食品本身,而且会经过雨水冲涮进入水系,对水产品和自然环境构成全面的伤害。

转基因通过提高作物的抗病虫害能力,使农药成为多余。这究竟是增进了我们的健康还是损害了我们的健康?当你面对没有使用过农药的转基因蔬菜,和被农药反复“洗礼”过的自然蔬菜时,应该选择哪个?你是希望吃着自然食品而在农药含量甚高的海滩和河流中游泳,还是宁愿吃转基因食品而享受相对洁净的饮水?可见,即使你反对转基因,有时面临的也不是黑白分明的选择。

在英文媒体,你随时可以看到这样的讨论。大家站在不同的角度各抒己见,不停地争论,思想越来越复杂,公共话语也不断刺激和塑造着专家们研究时的“问题意识”。中国的公共讨论在这方面要薄弱得多。这当然有制度的问题,也有水平的问题,但同时还有许多崔永元式的伪君子。客观地说,他们本来对于活化中国的公共讨论,作出了重要的贡献,颠覆了计划经济时代大一统的话语结构。但是,一旦他们的贡献得到了社会的承认、自己奠定了某种“话语霸权”后,就开始自我膨胀,并沾染上江湖上那种拉帮结伙的习气,把公共话语化为一己之私。

在此,我希望劝告崔永元和大大小小的崔永元们:这场辩论的主题不是你或者你们,而是公众利益。如果“敢言”是你的品牌的话,就不要试图把反对你的人吓得不敢言。

 

  作者是美国萨福克大学历史系副教授

何仁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13130)|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