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火烧圆明园的背后 国人带路参与打劫  

2014-12-27 21:1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梦回宋朝
豆瓣评分:7.4分(41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有一天,两个来自欧洲的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财物,另一个强盗放火。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两个胜利者,一个塞满了腰包,这是看得见的,另一个装满了箱箧。他们手挽手,笑嘻嘻地回到欧洲。”

186111月,法国著名作家维克多·雨果在给巴特勒上校的复信中,斥责了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滔天罪行。巴特勒上校本想利用雨果的显赫声望,让他为远征中国的所谓“胜利”捧场。但雨果,这位正直的作家,没有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他代表了人类的良知,是非分明,爱憎分明。

100多年以来,18601018肆虐于圆明园的那场大火早已熄灭,但凝固在国人心头的疼痛却时代难忘。回头打量那场劫难,我们意外发现,熊熊燃烧的大火背后,居然晃动着不少国人的身影。他们有的为英法联军带路,有的参与抢劫……

18608月,咸丰皇帝在一封谕旨中说:“该夷去国万里,原为流通货物而来,全由刁恶汉奸,百端唆使,以致如此决裂。”在这里,咸丰皇帝将火烧圆明园的元凶推给“刁恶汉奸”,将英法联军美化成“流通货物而来”,掩盖了英法联军的斑斑罪行,体现了“媚外欺内”的统治特点。不过,有一点他倒是讲对了,英法联军能够发现圆明园,国人起到了带路的作用。只不过这国人,不是“汉奸”,而是“满奸”。

有江东才子之称的近代诗人杨云史,在其作品集《檀青引》序中记载了这桩公案:“奸民李某,导联军劫圆明园,珠玉珍宝尽出……朝廷稍稍闻圆明园之毁,祸由李某,下狱穷治,诛之,籍其产,以赐文丰家属焉。”民国时期的黄秋岳说:“焚掠圆明之祸首,非英法联军,乃为海淀一带之穷旗人。此说大致不谬。”

文丰是奉命料理圆明园一切事宜的管园大臣。法国侵略军侵入圆明园后,他知道圆明园保不住了,投福海自杀。数名随从与他一同自尽。朝廷杀了“带路党”李某,没收他的财产,赐给文丰的家属。

李某是居住在海淀一带的旗人。在“满奸”带路的传言甚嚣尘上之时,朝廷不允许出现这种说法了。于是就改成了“汉奸”。李某是旗人,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于是,就把在英法联军里做翻译的汉人龚孝拱栽赃成了“带路党”。

著名演义小说作家蔡东藩在《清史演义》中绘声绘色地描述了龚孝拱“带路”的情形:“圆明园中火光烛天,一个穿洋装的中国人在导引放火,恒祺问他是谁,他大声道:‘谁人不晓得我龚孝拱,还劳你来细问!’”说得好像作家本人就在现场一样。许多文史作者也沿用了这种说法,毫不顾及《清史演义》是一本小说,而非严谨的史书。

总之,有了国人的带路,英法联军顺利进入圆明园,开始了肆无忌惮的掠夺。“法国人堂而皇之地抢,而且都是单个行动。英国人比较有条理,他们能很快就明白应该怎么抢,而且干得很专业。他们都是整班行动,有些人还拿着口袋,都有士官指挥。”法国伯爵莫里斯·埃里松回忆了当时的情况,还分析了英国人与法国人抢劫的不同特点。

等等,在抢劫的人群里面,好像混了什么东西进去?你没看错,他们是居住在附近的中国人。他们也加入到这支混乱而贪婪的队伍。

埃里松说:“突然一声军号响,要调集一个武装的连队。发生什么事儿?原来是附近海淀附近的村民和法军招募的一些苦力,已经架了云梯攀上墙头进去了,开始自顾自地抢了起来。”“他们像寓言里的那条狗一样,它捧着主人的午餐,开始时是守着那份午餐,一旦发现餐食受损,它就会露出獠牙把它的那份吃掉。”

近代出版家、《时务报》创始人汪康年也记载了国人参与抢劫的事情:“邻近乡民及海淀贫氓纷至沓来,麇集园墙外渐近吾营,与在营华役互语,华役携有梯逐架以登,络绎越墙而入。”抢劫完毕后,英法联军打算纵火掩盖罪证。他们发现自己没有带火器。就在这时,“海淀华人暨华役,将携来之火线、秫秸一切引火之物齐集以待”,后又“到处引火延烧”,扩大火势。

圆明园顿时成了一片火海,火势三日不熄。一个侵略军官描写当时的情况说:“焚毁的命令发下后,不久就看见了重重的烟雾,由树木中蜿蜒升腾起来。树木中掩映着一座年代古久的广大殿宇,屋顶嵌着黄色的瓦,日光之下光芒闪灼,鳞鳞的屋瓦,构造奇异,只有中国人的想象力,才能构思出来。顷刻工夫,几十处地方,都冒出一缕缕浓烟密雾……不久,这缕缕的烟聚成一团团的烟,后来又集合为弥天乌黑的一大团,万万千千的火焰,往外爆发出来,烟青云黑,掩蔽天日,所有庙宇、宫殿、古远建筑,被视为举国神圣庄严之物,其中收藏着历代皇家风味和精华的物品,都付之一炬了。以往数百年为人们所爱慕的崇构杰制,不复能触到人类眼帘了……”

到这里,这些国人的表现就不仅仅是“凑个热闹”,而是帮凶了。

但我在这里无意“谴责”国人的行为。一方面,圆明园里的珍宝,本来就是搜刮自民间。现在通过抢劫这种形式回到民间,方式可以商榷,结果并不更坏。另一方面,如果在英法联军和国人之间选择,我宁愿这些奇珍异宝落在国人手里。

更重要的原因是,国人参与抢劫,有其深刻的历史背景。此前英法联军攻打北京,城池未破,咸丰皇帝带着皇室一族先溜之大吉了,逃往承德避暑山庄,留下几万守兵龟缩在城墙内,郊外老百姓则任由侵略军劫掠。

在太平日子里,统治者作威作福,鱼肉百姓;国难当头,统治者马上扔下百姓不管,自顾自逃命。如雨果信中所言:“治人者的罪行不是治于人者的过错;政府有时会是强盗,而人民永远也不会是强盗。”积怨的民愤自然如火山爆发一般不可收拾。

1860年英国人的大火并未把圆明园夷为平地,许多建筑还算完整。园内珍贵花木仍在,假山园林仍在,山形水系仍在,园墙仍在,仍为皇家禁园。但此后,圆明园多次遭遇蹂躏:珍贵木材被盗伐,太湖石、砖瓦等建筑材料系数被军阀运走。1929年,张学良为其父建陵园,所用的石料不少就出自圆明园。

何仁勇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24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