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翁敬棠为何敢弹劾政府高官?   

2013-05-09 09:44: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敬棠(1885~1957年),福建闽侯县琅岐乡(今福州市马尾区琅岐镇海屿村)人。

翁敬棠是晚清秀才出身,曾留学日本,在日本法政大学法律系学习。回国后不久就从事地方检察官一职。十多年来,从一名地方检察官逐步做到北洋政府总检察厅检察官。

1925年,中国发生了一起“金佛朗”案。独立调查此案的检察官翁敬棠一举成名,在近现代法律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影响。

什么是“金佛朗”案?这还得从“庚子赔款”说起。

众所周知,1901年,中国满清政府与列强签订辛丑条约,按照条约规定,中国要向列强支付4.5亿两白银的巨额赔款,此即“庚子赔款”。中国当时的人口大约45000多万人,此举意味着每个中国人被摊派大约一两银子。这笔赔款,满清政府显然没办法一次性付清。那就分期付款吧。赔款按照4%的年息,分39年还清。

按照条约规定,“庚子赔款”以列强各国流通的货币作为计算单位。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发生通货膨胀,法郎暴跌。1922年,法国政府强硬提出:中国政府偿还庚子赔款,改用“金佛朗”计算。“金佛朗”是什么玩意?它是一种根本就不存在的金质货币。在当时,一海关银相当于14纸法郎,而只值4金佛朗。很明显,法国政府以金佛朗代替日益贬值的纸法郎,是为了索取更多的赔款。不但违约,而且对中国极为不利——要多支付银两。而且,美、比、意等国也向中国提出照会,要求按“金佛朗”计算赔款。因此,1923年5月,直系政府曾做出决定,按照法国的要求解决“金佛朗”案,但为国会所否决。同年12月,曹锟基于“执政在野,亦反对甚力”的理由,再次拒绝各国的要求。

不过,法国政府一意孤行,并与美、比、意等国互相串联,将中国关税、盐税的余款悉数扣押,以此为要挟。这使得在1924年出任临时执政的段祺瑞政府遭遇财政危机。段祺瑞派财政总长李思沅和外交总长沈瑞麟与法国驻中国公使秘密谈判“金佛朗”案。由于法国政府态度强硬,段祺瑞只得指示谈判代表秘密签字换约。1925年4月11日,段祺瑞的国务会议决定接受“金佛朗案”。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金佛朗”案最终被公之于众,受到了全国民众的极力反对。翁敬棠也知道了此事。他在表示极大愤慨之余,想着要做点什么。很快,他就以总检察厅检察官的身份对此案展开调查。由于此案牵涉到北洋政府执政当局,稍有不慎就可能引来杀身之祸。所以,翁敬棠秘密地开展工作,搜集各种数据。4个月后,他掌握了因为“金佛朗”案中国方面所遭受损失的具体数据。然后躲在厕所里,用了好几天时间来起草这份9000多字的报告。

报告写好后,翁敬棠呈交到总检察厅。报告中确认“金佛朗案”使中国损失8000多万,认为外交总长沈瑞麟、财政总长李思浩已触犯刑律第108条,构成外患罪,应处“无期徒刑”,建议“饬令主办公员依法先行羁押,俾不致逍遥法外”。10月12日,翁敬棠又检举前司法总长章士钊为“金佛朗案”从犯。但在北洋政府执政当局的干预下,沈、李、章等三人并未受到处罚。

翁敬棠不满意,又躲在厕所里重新写了一份检控报告。这一次,他没有呈交总检察厅,而是交由报社发表。舆论大哗,公众纷纷抨击段祺瑞执政当局,弄得后者狼狈不堪。外交总长沈瑞麟、财政总长李思浩被迫辞职。段祺瑞执政当局恼羞成怒,四处拘捕翁敬棠。翁不得不离开北京,到天津避祸。

作为一个检察官,翁敬棠展开4个多月的独立调查,并公开弹劾正部级高官,这在整个中华民国史上都不多见。因此,有论者将“金佛朗案”与美国“拉链门”中有关总统克林顿的斯塔尔报告,英国“情报门”中有关首相布莱尔的赫顿报告相提并论。翁敬棠为什么敢这么做呢?

应该说,相对独立的司法体系,是翁敬棠弹劾政府高官的重要保障。北洋政府时期的宪法更换虽然频繁,但都对司法独立进行了规定。《中华民国临时约法》、《中华民国约法》和《天坛宪法》都有“法院之审判,须公开之”,“法官独立审判,无论何人,不得干涉之”,“法官在任中不得减俸或转职,非以法律受刑罚宣告,或应免职之惩戒处分,不得解职”等表述,不同程度的保证了司法公正和独立。1920年,北京政府又以法令的形式对法官的自身公正作了补充规定:法官不得列名党籍。“无论何种结合,凡具有政党性质”,法官“盖不得列名,其以列名党籍者,即行宣告脱离”。这一点最具现代法治精神,使司法审判不会因一党私利而有失公正。

此外,在北洋政府时代,检察官(包括法官)由公众选举产生,对公众负责。这一制度,改变了检察官沦为法院低级助手的状况,成为与法官平行的司法官员。检察官具有独立的法律地位,有权独立地进行诉讼,而且获得了必要的自由裁量权。这就使得翁敬棠可以从容展开调查。资料显示,在他展开独立调查的期间,北洋政府至少没有公开为调查制造阻碍和麻烦。

作为佐证的是,1913年,宋教仁被刺杀后,上海地方检察厅两次发传票,公开传讯涉案的国务总理赵秉钧赴沪作供。一个地方检察厅竟敢公开传讯国务总理,没有司法独立作为保障,这一切都是难以想象的。

  评论这张
 
阅读(33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