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不必对北大校长跪母上纲上线   

2012-07-16 22:3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北京大学校长周其凤又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7月13日,周其凤在湖南浏阳老家为母亲祝90大寿,长跪母亲膝前痛哭流涕。周其凤含泪哭诉,最后母子二人抱头流泪。

媒体报道,“现场围观的群众也被这副画面所感动,有的鼓掌,有的跟着默默流泪。”

而在网上,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相当多的网友对此持激烈的批评态度——打开网页,铺天盖地的嘲讽和挖苦。综合一下网友的意见,大致可以分为下面三类:

一、跪拜母亲是奴性的体现。如律师王鹏称,“孩子被放到奴性十足的校长手里,多少父母寒心。”温州柏联地产顾问机构总经理朱清琦表示,“北大要的是早已丢失的风骨,而不是政治化的谄媚奴性。”

二、跪拜母亲可以,但不能借此作秀。《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说,“神圣的‘北大校长’向公众晒这点私德实在没有意义,人们对‘北大校长’寄予的道德期望比这高得多。”电影导演乔乔质疑,“是拜寿,还是作秀?也许不言而喻。不过,这场戏演的未免有点过了。行孝应发自内心,而不是形式化、表演化。”

三、一时跪拜不如长期行孝。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说,“对老人来说:长跪不如常探,用钱不如用心,记者不如记着。”科普作家方舟子提出疑问,“10年发生了什么国家大事让一名教育部官员一年到头回不了一次老家,现在需要带记者当众排戏补过?”

首先来看第一条,关于奴性。中国有几千年的跪拜历史,皇帝拜上天,百官拜皇帝,老百姓拜官老爷——就连结婚的时候,也要毕恭毕敬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中国现在已经废除了跪拜之礼,但并不是说,跪了就是奴性,不跪就是平等与自由。日本人和韩国人在重大的传统节日之际,会高冠古服,彬彬有礼地进行跪拜之礼。难道日本人和韩国人就是“奴性十足”?他们的国家就没救了?好像没有这样严重吧?

第二条,关于作秀。从职务上看,周其凤是中国最知名的高等院校的校长;从行政级别上看,他又是副部级官员。无论是从人情世故还是从官场礼仪来看,周其凤回家为母亲祝寿,都是当地发生的一件大事,当地媒体进行跟踪报道,也是情理之中。换言之,到现在为止,尚无证据显示周其凤主动要求媒体跟踪报道,“作秀”、“晒私德”一说实在是冤枉了他。

第三条,关于长期行孝。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我赞成,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子女能够侍奉在父母身边,让他们度过一个安详幸福的晚年。要是这一点做不到,那么,“常回家看看”,也是为人子女的应有之义。但是,道理虽是如此,实际情况却可能千差万别。常年在外工作的朋友,有多少能做到常回家看看父母?以我为例,曾经在珠三角一带漂泊流浪,十年难得回家两三次。想要在父母身边尽孝,也没那个条件啊。季羡林曾在一篇文章中感叹,自己“永久的悔就是:不该离开故乡,离开母亲。”国学大师尚且如此,遑论其他人?

其实公平地说,虽然工作繁忙,最近几年周其凤几乎每一年都会回家陪母亲过年,包括2008年南方发生大雪灾也不例外。为人子女能够做到这样,我以为已经殊为难得,因此不愿意再加苟责。

更重要的原因则是,“孝道”二字,始终是一个人的私德。而私德这种东西,一般只适合约束自己,而不能用来攻击别人。你可以不喜欢周其凤在公开场所发表的某些言论,批评之攻击之,完全没有问题,但最好不要在私德这个话题上做文章,甚至上纲上线。毕竟回到老家给母亲拜寿,是周其凤的个人行为,与他的公共职务无关。请大家记住,当周其凤热泪盈眶地跪拜在母亲前面的那一刻,没有北大校长,没有高级别官员——他就是母亲眼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儿子。

  评论这张
 
阅读(22633)| 评论(4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