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方舟子与郭国松:一种打假,两样境界  

2011-04-30 22:5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在打假名人方舟子涉嫌抄袭第一季已经落幕,掀起的风波也快平息的时候,第二季华丽登场:4月27日,《法治周末》刊登1万1千多字的署名文章《方舟子后院起火:妻子硕士论文涉嫌抄袭》。由于题材的敏感性,很快引起媒体关注,方舟子和妻子迅速被拉进舆论漩涡。

                    公报私仇无关学术打假

可能连总策划郭国松都不曾料到,虽然用了“方舟子后院起火”这样刺激的字眼作为标题,这篇重磅报道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甚至,与预期效果背道而驰。以“郭国松 方舟子”为关键词搜索百度新闻,评论者绝大部分对郭国松导演的“方舟子涉嫌抄袭”第二季表示了批评。连郭国松的前同事,《南方周末》记者杨继斌,也在微博里对他这种行径不以为然,称之为“不道德”。

因为你只要用脚趾头想一下,就会发觉这里面的猫腻。

“公报私仇”,没错,四个字就足以把这事儿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从表面上看,郭国松也是在进行学术打假,而且是打“打假斗士”的假。言外之意是:你方舟子不是号称“打假斗士”吗?为什么连妻子都参与抄袭呢?但正如评论家刁博在人民网所言,“郭国松貌似也在进行学术打假,但他的打假明显不同于方舟子。郭国松的所谓打假,只是一个伪装,其背后的所指,正是曾经揭发过他的方舟子。扯掉他的打假伪装,他的这种手段和肖传国的雇凶报复没什么本质区别。”

当然,区别还是有的。肖传国是用锤子对方舟子进行肉体攻击,而郭国松是用新闻(假如这种发泄私愤之物还能算新闻的话)对方舟子进行精神攻击。而且,后者更糟。毕竟,肖传国掏的是自己的钱,而郭国松却是在滥用媒体公器。这种行径,许多媒体人都看不过去了,称之为“下作”。

                   株连九族导致批评困境

很明显,如果刘菊花不是方舟子的妻子,她那篇多年前写作的硕士论文就不会被《法治周末》如获至宝地搜出来,更不会被放大到公众视野下。

所以,一切幸与不幸的根源,就在于方舟子娶了刘菊花。我相信,如果方舟子娶的是赵菊花,那么,赵菊花小时候尿床的事情,也很有可能被《法治周末》进行重磅报道。

其实,就算刘菊花抄袭罪名成立,这与方舟子有什么关系?

首先,当年刘菊花写作硕士论文的时候,她还不是方舟子的妻子。

其次,任何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都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方舟子如此,刘菊花也是如此。

再者,再退一步说,如果方舟子参与刘菊花的论文作假,这种行为也应该受到抨击。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方舟子有过参与作假的行为。

株连九族是一种非常可怕的逻辑。你方舟子总是批评别人抄袭,那么你妻子有没有抄袭?你兄弟姐妹有没有抄袭?你远的近的亲戚有没有抄袭?……如果有,那么你有什么资格、有什么权利去批评别人?

株连九族的逻辑如果能够得逞,必然会形成“万马齐喑”的场面。大家谁也不敢批评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至于学术沦丧到什么地步,谁管呢。

                  打假应该局限公共领域

毫无疑问,郭国松是一位不合格的“打假斗士”。如果他真有志进行学术打假,做一个学术池塘的鲶鱼(当然,这只是一种美好的愿望),那么,不妨向他的老对手方舟子学习,看看他是怎么打假的。

虽然方舟子本人更愿意人们称他为“科普作家”,但事实上,“打假斗士”的称号才让他成为一名公众人物。根据媒体报道,方舟子的打假生涯始于批判特异功能,到现在,已经13个年头了。这期间,他打过气功大师,打过“基因皇后”陈晓宁,打过“生命核酸”,打过唐骏学历造假,打过肖传国学术不端行为,打过养生大师李一……这些被打假的对象各有不同,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在被方舟子打假之前,他们与方舟子没有私仇,他们的生活圈子甚至都很少有交集。这说明一点:方舟子从不因为私怨而进行打假。

另外,方舟子虽然打假上千,许多在国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但他打击的对象,始终聚焦在造假者本人身上,从没波及造假者的亲人。哪怕肖传国雇凶锤击自己,你见过方舟子对肖传国妻子进行打假吗?你看过方舟子在公开场合提到肖传国的亲人吗?

因为方舟子知道:打假应该局限公共领域,打假对象应该聚焦于公众人物。把打假引进私人领域,对普通人进行打假,这是一种错位。所以,虽然当下大学生毕业论文抄袭成风,方舟子并不把大学生纳入打假对象。他到南方一所大学做报告时就声称,一般不会去管学生毕业论文是否抄袭。而且他认为本科生甚至硕士研究生都没有必要写毕业论文。

                   长路漫漫打假尚需坚韧

中国需要学术打假吗?

中国需要方舟子吗?

这个两个问题的答案,似乎都是毋庸置疑的。其实不然。在很多人看来,中国确实需要学术打假,但不一定是方舟子的那种学术打假。因为,方舟子打起假来,完全不讲情面,不通世故,达到“六亲不认”的地步。比如,方舟子打假曾经打到母校:中国科技大学头上,这让许多接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思想熏陶的中国人难以接受;再比如,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刘华杰曾经把方舟子介绍到国内,为方舟子的成名搭桥铺路,但方舟子对于刘华杰的英文翻译错误也照批无误。

在我看来,学术打假就该像方舟子这样“不讲情面,不通世故”,孜孜不倦地追求真相,对学术保持“洁癖”。否则的话,所谓的“学术打假”就会慢慢变成具有中国特色的“学术搔痒”。

当然,路漫漫其修远兮,在打假之路上,方舟子还需要一种坚韧精神。毕竟,学术打假不是一朝一日完成的事情,不能“毕其功于一役”。对于许多不理解的噪音、大大小小的障碍、有意无意的谩骂,方舟子不必过多理会。请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在看着呢。

                        结论

中国有两种打假,一种叫方舟子式打假,一种叫郭国松式打假。

他们互相烛照,照了了人性之美,也照出了人性之丑。

  评论这张
 
阅读(104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