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何妨以沉默权解开刑讯逼供的怪圈  

2010-06-01 11:2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个流传已久的笑话:几名警察进入树林寻找兔子,几分钟后,拖着一只被打得半死的狗熊走了出来。狗熊嘴里喊道,“OKOK,我承认我是兔子……”

赵作海就是这样一只倒霉的兔子,噢,不,狗熊。而且,赵作海的遭遇还不是孤例。这几年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关注的就有湖北佘祥林,河北聂树斌、宋保民,湖南杨明银、滕兴善等案件。相比之下,佘祥林和赵作海算比较幸运的,坐了几年牢,到底捱到了冤案昭雪的那天,还能获得一笔或多或少的国家赔偿——实在想不通了,只好当做被国家请到监狱里上了几年班。而聂树斌和滕兴善等人就冤大了。案子昭雪了,人却没了。

为了防止一而再、再而三的冤假错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近日联合发布《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明确,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取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京华时报》)

这两个规定的要点在于,如果“辛辛苦苦”逼供出来的证据不被法院采纳,警察就会失去使用刑讯逼供的动力,从而会把精力真正用在寻找证据上。但如你所知,这也仅仅是一个美好愿望而已。道理很简单,每一个呈堂证供都不会明明白白标记上“刑讯逼供”四个字,法院该如何认定某个证据来自于刑讯逼供,某个证据来自于正常审问呢?指望犯罪嫌疑人临堂翻供?显然,这又是一桩不靠谱的美好愿望。

要真正解开刑讯逼供的怪圈,就得增强对犯罪嫌疑人的权利救济。面对庞大的国家权力机器,任何一个公民个体都无法与之抗衡。因此,赋予犯罪嫌疑人的沉默权是必要的。“人不得被自证其罪”,这个古老的法学思想体现了对犯罪嫌疑人权利的尊重。是以当今大多数国家都赋予了犯罪嫌疑人沉默权。在美国,逮捕犯罪嫌疑人之时警察第一句话往往就是: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如果警察不说这句话,甚至可能被控告违反司法程序。在大多数欧洲国家,犯罪嫌疑人面对国家刑事追究时,侦查机关可以限制他的人身自由、搜查他的住所,扣押他的信件,甚至提取他身上的毛发,但唯独不能逼他开口说话。因为这是犯罪嫌疑人最后的权利保障——他可以防范藉此强大的国家机器对自己合法权利的践踏。所以,在欧美等国家,较少听到警察刑讯逼供的新闻,这不是毫无缘由的。

遗憾的是,这样一项非常重要的公民权利,我们没有。相反,在公安机关的审讯室里,往往都写着这样的标语,“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就意味着,犯罪嫌疑人没有沉默的权利,只有“坦白”的义务。这就在实际上把犯罪嫌疑人逼入了“自证其罪”的死角,也在操作上给警察实施刑讯逼供提供了支持。

以赋予犯罪嫌疑人沉默权的方法来解开刑讯逼供的怪圈,实质上就是以权利对抗权力(滥用),在现阶段是一种相对成熟,也比较可行的方法。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