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投票死”离民主很远 离暴政很近  

2010-05-01 09:4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冬天,两位四川农民工在返乡途中,因为身患感冒被同车人怀疑为患了甲流感。后来,全车近30个乘客都在激烈讨论,迫于乘客压力的司机听取大多数乘客意见后,打开车门将他们撵下车……于是,这两位农民工不得不摸黑顺高速公路往家赶。

2010年春天,几乎同样的故事上演了。4月6日,15岁的河南洛阳孟津西霞院初级中学初一学生雷梦佳,与同年级其他班一个女同学打架,班主任组织全体同学投票决定是让雷梦佳留下学习还是请家长将其带走家庭教育一周。结果对雷梦佳不利,大部分同学投票将雷梦佳带走。4月7日,雷梦佳在学校附近黄河渠边的青石板上留下三句遗言,随后投渠自杀。

当两个农民工跋涉在高速公路上时,当花季少女在河渠上纵身一跃的时候,我的心掠过一丝悲凉。更加可悲的是,大巴上的乘客,与雷梦佳的班主任,绝对不会想到他们做错了什么。他们甚至会骄傲地认为,自己刚刚完成了一次完美的民主试验:没有贿选,没有被代表,没有金钱和暴力干涉,投票出自于代表们的真实意愿表达……民主是一个好东西,不是吗?

要指出这两件事情的荒谬之处,其实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不需要太高深的智商,不需要高屋建瓴的学识,只需要常识即可——就像学者秦晖所说那样,“中国所有的问题都不外乎是常识问题。”无论事情多么诡谲多变,你只要拿“常识”两个字来一筐,基本上都可以迎刃而解。

民主当然是一个好东西,但也有其适用的范围。用在哪里?当然只能是公共事务领域,即严复所称的“公域”。作为中国近代杰出的思想家,严复曾经提出一个“群权己界”的概念,可用10个字总结,“公域要民主,私域要自由”。在公共事务领域,民主自可畅通无碍,怎么都不嫌多。比如,人大代表可以投票解决,垃圾焚烧站的选址可以投票解决,摊贩占道经营也可以投票解决;可在私有权利领域,民主就行不通了。不管你是多数,还是绝对多数,都无权剥夺一个人的基本人权——具体到上面这两个个案,就是乘车权和受教育权。否则的话,就势必导致多数人暴政:多数人侵犯了少数人的基本人权。当然,反过来,如果在公共事务领域搞“自由”,个人权力凌驾于公共权力之上,就必然走向专制。如你所知,不管是暴政还是专制,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我同意,民主要从娃娃抓起;我赞赏,在班级事务里引进民主选举。事实上,当年我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学校就已经开始灌输民主理念了。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的班长和学习委员都是由全体学生投票决定的。可贵的是,学校和班主任并不予以干涉。后来,到了初中,这种民主实践被突然中止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1988年的第二年。再后来,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大家都会对“民主”二字报以高度的警惕;勉强提起,也是把它跟“资本主义”一词联系在一起。我想,正是多年与“民主”的隔膜,造成了许多公众,包括像老师这样的精英,对民主理念的陌生和迷失。许多误会就发生了……

在公众对民主没有很好的厘清之前,“投票死”一类的惨剧,就不会缺乏生存的土壤。在此我有一个提议,至少在义务教育阶段,可否把政治课取消,代之以公民常识课?大家不妨算一笔账,取消了政治课,也许我们会少一批忠诚的党员,但如果开设了公民常识课,我们就会培养出一大批的合格公民。请相信我,后者,才是中国走向现代化文明社会的坚实基础。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