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重庆:在水之湄  

2010-05-14 12:17: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0年左右,一对青年夫妇带着他们儿子乘坐轮船沿着长江逆流而上。在船舱里,他们光顾着说话来了,没察觉儿子悄然溜到外面去了。等有人提醒他们时,他们才惊慌失措地出来寻找。在甲板上,他们看到5岁大的儿子双手牢牢抱着栏杆,正充满好奇地望着奔腾的江水……

这对粗心的夫妇就是我的父母。幸好他们还没粗心到糊涂的地步,不然恐怕我就没有机会在这里跟诸位饶舌了。总之,这是在人生记忆里,我第一次与水的近距离接触——嗯,看起来似乎没有那么糟。

记得书上说,人的祖先来自海洋。这种说法可以解释为什么大多数婴儿都对水有独特的爱好,也能解释我打小就喜欢泡在水里,读书时,也喜欢翘课去小河里游泳——虽然到现在为止,我最擅长的游泳技术也是“狗刨式”。如你所知,在重庆,到处都是带子一样弯来弯去的小河。他们来自山顶的一泓清泉,流向滚滚长江。逝者如斯夫,不分昼夜。在一年四季的绝大部分时间,他们都温和得像兔子一样;只有到了夏天,山洪暴发的时候,才会咆哮个一回两回。河水猛涨,整个河床都陷进去了。走在河堤上,你会感觉大地在颤抖,像是一头野牛,不,一群野牛在向你奔来。此时,比河水更兴奋的是村里的男人。他们赤条条地站在桥头,以矫健或者笨拙的姿势划过空中,消逝在浑黄的河水里……过了一袋烟功夫,他们会在下游的某个地方上岸。身边围了一堆小屁孩,用追星族一样的目光看着他们。没错,我就是其中一员。

这样的盛会没有持续多少年就嘎然而止。原来,有一年,某位年轻人从桥上跳下去之后,就再也没有爬上来。这事儿就不了了之。我的童年也因此少了许多乐趣。好在我已经慢慢长大,进入了青涩的青春期……

初中同桌是一个黄毛丫头,头发稀疏,面皮黝黑,鼻子下面经常掉着一线清亮的鼻涕,快掉到嘴边时,才猛地一吸鼻子,鼻涕迅速而果断地被收回鼻子里。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这么大的人了,她还居然尿床。冬天里,大伙儿都穿着厚厚的棉裤,唯有她的棉裤经常飘出尿骚味道……所以,人人都以做她的同桌为不幸。天咧,我就是那个不幸的人;一做就是三年。

可是到了初三那年,这位黄毛丫头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出落得水灵灵的,秀发飘处,暗香沁人心脾。怎么看都像丑小鸭变天鹅的现实版。逗得一众男生没事儿就往我们桌子边凑。“烦不烦啊,你们。”我呵斥他们。他们也不恼,照旧嘻嘻哈哈地来献殷勤。

比较让人无语的人,其实我也可耻地加入到献殷勤的行列。帮她抄歌词,帮她刷饭盒,帮她背书包……可饶是这样,还是不能入她法眼。甚至连话都不能多说两句。最后,堕落到盯梢的地步。

每天放学后,我就远远地跟着她。她上坡,我跟着上坡;她下坡,我跟着下坡;她拐弯,我跟着拐弯;她过桥——我正要跟着过去的时候,她回头对我说,“干嘛呢你?跟着我这么久了?”

“我哪有跟着你啊。我我我也在这边住。”我恬不知耻地辩护。

她鼻子里哼了一声,好像已经看穿了我脑袋里的小把戏。啥也没说,扬长而去。站在桥上,看着她俏丽的背影,那一刻,生平第一次有了想哭的念头。我坐下来,俯瞰着桥下的流水,汩汩地往东流去。河水无言,却带走了一个少年的忧伤。

……时光总是荏苒,岁月依旧蹉跎。在过去的10几年里,我一直在外面流浪。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远离家乡的日子,我更能从一个遥远的角度,审视家乡的一切。现在我才发觉,重庆,这座水边的城市,已经把水与她的生活完全融为一体;或者说,水,就是城市的一部分。

在人声鼎沸的茶馆里,小小一枚盖碗里,冲泡出另外一个天地。谈笑之际,也许就是一生;俯仰之间,也许就是世界。是的,喜也好悲也好,哭也好笑也好,总是随着茶叶翻飞,最终平静下来,都会沉淀为时间。岁月无声,不是吗?

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娉婷而过的山城妹子,她们有着水般曼妙的身姿,有着水般温情的性子,同时,也有着水般倔强的风骨。她们走在大街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她们。我有一位朋友半开玩笑地说,“来到你们重庆才后悔结婚结早了。”呵呵。

在华灯初放的夜晚,山城一片灿烂。中国有很多漂亮的城市,唯独重庆以独特的夜色闻名遐迩。远远看去,那是一片灯的海洋。城市里车辆穿梭,江上舟船来往。岸上的路灯与水上的渔火交相辉映,流光溢彩。水中有光,光映红了水。上下天光,浑然一体,江中空中,五彩缤纷。如果是在夏天,你是分不清哪是天上的繁景,哪是地上的灯火……

当然,还有我们人尽皆知的火锅。火锅是重庆码头文化的升华与变异,1947年出版的一本《风土杂志》记载:“吃水牛的毛肚火锅,发源于重庆对岸的江北。最初一般挑担子零卖贩子将水牛内脏买得,洗净煮一煮,而后将肝子、肚子等切成小块,于担头置泥炉一具,炉上置分格的大洋铁盆一只,盆内翻倒滚着一种又辣又麻又咸的卤汁。于是河边、桥头的一般劳力朋友,便围着担子受用起来。各人认定一格,且烫且吃,吃若干块,算若干钱,既经济,又能增加热量……直到民国二十三年重庆城内才有一家小饭店把它高尚化了,从担头移至桌上,泥炉依然,只是将分格铁盆换成了赤铜小锅,卤汁、蘸汁,也改由食客自行配合,以求干净而适合各人的口味。”

昨夜,与一群朋友在停靠在河边的船上吃刨冰。刨冰,又是重庆的一款特色食品。做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往一杯饮料里放几块冰。因此,重要的不是吃什么,而是怎么吃,在哪里吃。在夏天的夜晚,约上你的朋友,来到沙滩上,一边K歌,一边吃刨冰,喝啤酒,如果这不是人间至乐,那也相差不远了。

河风熏得游人醉。你凝望着夜色里的城市,以及身边悄然流动的河水,是否乐不思归?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