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暴力拆迁必然走进以暴制暴的死胡同  

2010-04-16 08:5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8日,辽宁抚顺高湾区。指挥拆迁的建委主任王广良,被“钉子户”杨义用刀杀死。我们甚至来不及为死者致哀,就有当地老百姓当街放起了鞭炮。网上亦然,几乎一边倒的叫好声,旗帜鲜明地宣告了他们的态度和立场。

没有了对生命的关怀,没有对死者的哀悼。也许你可以指责老百姓和网民的冷血,但请你别忘了,仅仅在几天前,唐福珍自焚事件的操作者之一,成都市金牛区城管执法局局长钟昌林就曾经对媒体说了一番更加冷血的话,“我觉得唐福珍自焚是一个法盲的悲剧”,并表示,对唐福珍“不存在歉意”。

就像南都记者感言的那样,“一种暴力的背后,总能找到另一种暴力的根源。”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同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相同的故事就发生在一墙之隔:两年前的初秋,杨义家邻居被拆迁户李春文的儿子、24岁的李玉亮被一群逼迁者活活打死。这如何不令人顿生世事轮回之感慨呢?

其实从“最牛钉子户”吴苹以降,更多的故事几乎每天都在中国发生。它们也从最初占据报刊头版头条,变成一个可有可无的小消息。如果没有演变成恶性死伤事件,它们甚至连成为街头巷尾谈资的可能性都没有。在这些故事里面,绝大部分是以被拆迁者的全军覆没,拆迁者的全面胜利收场。现在偶尔一次轮回,围观者如何不投以如雷的掌声呢?

今年全国“两会”,“暴力拆迁”已成十大关注之一,《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修改工作被纳入官方议程,国家对野蛮拆迁正考虑制裁——当然,直到王广良倒在血泊之中,《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修改还遥遥无期,国家对野蛮拆迁的制裁也无任何实际行动。一向以高效率、雷厉风行著称的“举国办**”体制,在“拆迁”两个字面前居然无所作为,对那些侵犯公民人身权和财产权,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暴力拆迁者也没有什么法律制裁。是以《南方周末》会惊叹:拆出人命的地方,官员果然个个还在。这些都在事实上给迷信暴力拆迁力量的人鼓舞了士气,使得他们行动起来更加肆无忌惮。面对拆迁队们这种“绝对理论上的绝杀”,被拆迁者们还能怎么办?如果他们不甘心窝囊地失去自己的家园,那么摆在面前的有且只有两条路:

一、学习唐福珍;

二、学习杨义。

至少到现在为止,前面那条道路被证明是行不通的。它们不但会白白丢了一条性命,家园也保不住,还会被讥笑为“法盲”。因此可以预料,在经过权衡考虑之后,会有越来越多的被拆迁者必然走向杨义的道路——这种以暴易暴的死胡同。坦白说吧,不管哪个时代,以暴易暴从来都不是解决问题之道,伯夷当年躲在山里采薇时就由衷地感叹,“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不知其非矣。”可是,对于被拆迁者来说,他们还有更多选择吗?我们允许他们有更多选择吗?

电影《武状元苏乞儿》的最后,身为丐帮帮主的周星星同学对皇帝轻声说了一句话,“乞丐的数量是由你决定,不是由我决定的。如果人人都能安居乐业,谁还愿意去当乞丐?”同理可证,唐福珍和杨义们数量的多少,也不是由他们自己就能决定的。中国的老百姓其实要求很低:有屋居,有粟食——有没有所谓“尊严”倒在其次。这是他们生活的底线。因此请让他们钻进以暴易暴的死胡同之前,还能多几条路走走。可好?

 

  评论这张
 
阅读(4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