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能否让代课教师们比较体面的离开讲台?   

2010-02-11 14:18: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春节即将到来,全国各地约44.8万代课教师们却毫无过年的心情。因为他们面临着被清退的命运。轻描淡写的“清退”二字,背后隐藏着多少辛酸的泪水和无奈的叹息?

  不久前,深圳市代课教师们进行了一次“转正考试”,面向符合报考资格的代课教师公开招考1533名职员。应该说,这种“转正考试”要比对代课教师一刀切清退的做法要公平一些,至少,给了代课教师们一个进入体制内的机会。奈何僧多粥少,一共有6043名代课教师参加此次考试,可见竞争之激烈。

  但凡考试,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一些考试不太理想的代课教师在奥一网络问政平台等网站发帖,“宣泄情绪”,甚至发出了要到广东省有关部门上访的言论。深圳市南山区教育局为防止转正考试成绩不佳的代课教师春节期间到广东省、深圳市党政机关上访,将3名曾上访省机关或正准备上访的代课教师控制起来,收走手机、封闭居住,称集中进行思想和情绪疏导。

  关于这种行为,被控制的三名代课教师在给记者的求助短信里声称是被“软禁”了,而南山区教育局副局长麦润清却认为,他们只不过请代课教师们前来谈话,是“约谈”,目的是“帮助老师们了解政策”、稳定其情绪。

  写到这里,我的情绪开始有点不稳定了。为了避免冲口就说出“FUCK”这个单词,我深呼吸了一分钟,然后想到了十几年前的一些事情。那时候,我也参加过一次决定人生命运的考试。如你所知,考试的结果很糟,糟到我想从我县的东河大桥跳下去。为了避免媒体记者称呼为“跳桥秀”,也为了当我父母老了的时候多一个人养老,我还是安静地从大桥上离开了。

  没错,任何一个人,当他遭遇到人生的重大挫折时,情绪不稳定是必然。过了一段时间,自然会稳定下来,重修投入社会主义建设之中。硬要“约谈”他们,硬要把他们的情绪稳定下来,这不符合心理学和社会学常识。我一直认为,领导们再不学无术,这样浅显的道理应该懂吧?然而他们还是让我失望了。

  “收走手机、封闭居住”,这样的情节一向只有在与黑社会和传销题材相关的影视作品里才能看到,现在,连号称“清水衙门”的教育局都能动作熟练地操作出来,这是社会的进步还是倒退?

  一个尽人皆知的事实是:与公办正式教师相比,代课教师工资低、福利少,各种社会保障更是微乎其微。就是这样一群人,由于祖国教育事业的需要,长期坚持在教书育人第一线,培养出各行各业的人才。现在,政府部门不再需要他们了,难道就可以一脚将他们踢出去,甚至在踢出去之前还要他们保持情绪稳定?我想请做出相关决策的教育局领导摸摸自己的良心(假如还有的话),还在那里吗?

  如果这些代课教师的清退已经是大势所趋,我希望能够给予他们适当的补偿。你当这是卖身费也好,当做是青春损失费也好,都是必须的。人家暴发户包二奶,在一脚踢开人家之前,好歹也得补偿一笔分手费,是吧?我们的教育部门,不会连暴发户都不如?

  孙悦在《祝你平安》里唱得很是煽情,可代课教师们未必需要这种廉价的感恩,他们只需要一个可以预料、可以期盼的未来,只需要在告别自己的学生和讲台时,能够比较体面的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