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做律师不妨以阿扁为楷模  

2008-11-19 20:17: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杨一平委员商榷

开篇之前先纠正杨委员一个错误。“台湾的那个陈水扁,因涉嫌贪腐和洗钱,终被关进了看守所。这是恶有恶报的必然结果。”我们知道,在法院未能终审宣判之前,任何人都不得被视为有罪,就算被关进看守所,陈水扁也只能是嫌疑犯。杨委员所说“恶有恶报”,实在是自行对陈水扁进行了判决——这不应该是律师出身的杨委员能犯的低级错误。

全世界的律师数不胜数,但能够做到总统职位的寥寥可数。阿扁从一个农民的儿子做到台湾第一个真正的民选“总统”(李登辉是蒋经国扶持上台的),虽然离不开台湾民主政治日渐清明的大环境,自有其过人之处。要是因为他的“台独”言论而全盘打倒,有失公允。

当然,我说“做律师要以阿扁为楷模”,不是号召大家学习他的台独理论。这种大是大非政治理念上的争论,可以另外开题,此处不表。因为我们不能让法律问题“郑智化”。 阿扁是不是一个尽职的“总统”,此处也不表。大陆的律师也不必学习他如何当“总统”——学了没有用,但杨委员倒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透露此意,表示阿扁不是一个好总统,甚至还旗帜鲜明的质疑了台湾人民的选举智慧,“我很纳闷台湾为何此前会选这么一个既阴毒、又无赖的人来当这个地区的领导人,结果是差点把他们带入万覆不劫之地。”这就让觉得杨委员的手伸得长了一些。说白了,就是台湾人选一个白痴当领导人也不挨你什么事儿吧?

我以为,律师是一份职业,做律师就要忠于自己的职业——换句套话说,就是要全心全意为自己的雇主说话。像杨委员所说,“而作为以执行和运用法律为职业的律师,则更应以实现公平和正义为己任,扬善驱恶,为人类的和平(疑为二字的公平的笔误——笔者注)与正义贡献自己的智慧。”我以为这是不妥的。或者律师这个群体的终极目的确实是为了人类的公平与正义,但作为个体的律师,就不能这样想了。否则,你就难以解释为何犯罪嫌疑人也有权利请律师辩护?那些为“犯罪证据如此充分”的犯罪嫌疑人辩护的律师,岂不要被杨委员扫入历史的垃圾堆?

在阿扁做“总统”之前,他就是一个相当出色的律师。这里以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为例。所谓“美丽岛”事件,是1979年黄信介、许信良、张俊宏等人办的一本《美丽岛》政论杂志。由于他们在高雄“国际人权日”集会游行时发表演讲,与会3000多名群众情绪激昂,不断高呼“打倒特务统治!”“反对国民党专政!”等口号,并引发暴力冲突,遂被国民党当局逮捕,并控以“为中共统战”和“台独叛乱”罪名。

事件后,张俊雄找上陈水扁,请求其担任黄信介的辩护律师。

陈水扁当时说,他们只是“表达了民主政治主张,居然是犯了‘二条之一’(惩治叛乱条例第二条第一项)唯一死刑的叛乱罪,实在是愤怒极了。”他决定接下案件,他的妻子吴淑珍也鼓励他说,“这是历史大案,如果连这个案子都不敢接,当律师还有什么用?”

公然为反对当局的“一小撮”份子辩护,如果这不符合杨委员所称的“公平与正义”,至少是在捍卫律师职业的尊严。杨委员对影响台湾司法民主进程的大案件视而不见,可为选择性失明也。杨委员自己也“坦言”,现在大陆也出现了许多律师,“他们忘记了培养他们的国家和人民,一鼓脑儿地跌进了钱眼堆里,从专司利用法律漏洞牟取暴利,直到玩弄法律知法犯法,最终不幸沦为罪犯,走向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天可怜见,这可不是学习阿扁的成果啊。

不过,要我说,这些律师还真得学习阿扁的职业精神。那些“公平”啊,“正义”啊之类的高调不是律师弹的(政协委员倒可偶或一谈),实实在在的帮你的当事人打好官司,努力改善律师的生存环境,才是律师们的当务之急。 

 

附杨委员原文:

做律师 千万别学那个扁

 

台湾的那个陈水扁,因涉嫌贪腐和洗钱,终被关进了看守所。这是恶有恶报的必然结果。然因涉嫌刑事重罪而作“滚刀秀”,又是“举铐”,又是“禁食”,甚至无伤验殇,最后还因禁食混进了医院,这样的法律小丑恐怕在世界上并不多见。能把这个“丑秀”发挥得如此“淋漓尽致”的,恐怕就属这一台湾“活宝”了。

 

这个扁,为何能在犯罪证据如此充分、情势对其极其不利的情况下仍敢如此“表演”?除其品行原因之外,恐怕与其曾是个“律师”有关。作为一个法律人,其深谙法律的边缘和漏洞,故能轻易地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中。在这个世界上,法律人大概有两类,一类是视法律为神圣,故将其作为推动和实践公平正义的利器;而另一类却视其为鬼魅,故千方百计地寻其漏洞、找其破绽,用作一己的私利。大家都知道,即便在所谓发达国家和地区,法律也并不是万能的,更何况这是在我们的中国台湾。这个扁要“发财”,竟丧心病狂地用台独做掩护,最后赔了夫人又折兵,等待他的,必将是历史的审判。

 

毫无疑问,这个扁不但是一个疯狂的政治赌徒和经济硕鼠,更是律师界的一个典型败类。这个反面教员足以令全世界的法律人感到羞辱,也给予了法律界足够的警示。这个世界为何能有和平和安宁?除了政治家的智慧和人民的善良外,法律制度则是不可或缺的工具和机器。社会主义国家和地区如此,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亦如此。而作为以执行和运用法律为职业的律师,则更应以实现公平和正义为己任,扬善驱恶,为人类的和平与正义贡献自己的智慧。

 

但台湾的这个扁却从不这么想。我很纳闷台湾为何此前会选这么一个既阴毒、又无赖的人来当这个地区的领导人,结果是差点把他们带入万覆不劫之地。甚至在扁入狱禁见后,还有一部分人为其“叫屈”。往深里想去,则还是那个扁善于玩弄法律。因此,我们真还得来好好琢磨一下这个问题。

 

此前,我曾在文章提出过一个“法律流氓”的概念,指的就是那些熟悉法律、并能巧妙地利用法律破坏社会的公平和正义,为自己牟利的极少数所谓“法律精英”。台湾的这个扁,则就是一个这样的活标本。

 

当然,这样的法律流氓也并非是台湾的特产,全世界哪里都有,我们这里也并非是世外桃源。随着国家的改革和开放,法治建设也突飞猛进,经过三十年的努力,我们的法律人队伍也逐渐庞大起来。然不幸的是,这支队伍中的败类也开始多了起来。有些人确实称得上是一代精英,可他们却忘记了培养他们的国家和人民,一鼓脑儿地跌进了钱眼堆里,从专司利用法律漏洞牟取暴利,直到玩弄法律知法犯法,最终不幸沦为罪犯,走向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最近,在我国司法界和政府外资管理部门刮起的廉政风暴,一些所谓资深律师也被“刮”了进去,就是对律师界同仁最大的警示。

 

作为法律人,公平和正义应该是我们的最高理想和目标。法律人玩弄和猥亵法律,则是对公义的背叛。任何法律都难免有漏洞和缝隙,是以法律人特有的社会责任感去尽力弥补和维护,还是千方百计去钻其空档谋取利益?在正义和金钱面前该如何取舍?则是对我们法律人的一种特殊考验。前者将会成为天使,后者必将成为魔鬼。

 

所以,我要在这里忠告我的同仁,做律师,千万别学那个扁。

 

http://blog.oeeee.com/yangyiping/archive/2008/11/18/609813.html#425744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