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回家--(小说原创)  

2006-09-18 22:0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儿找到爹的时候,爹正在菜田里浇粪。天色暗下来,雾霭在田野里流动。
陈儿说,爹。爹抬起头,看面前立着的人。爹说,陈儿吗?陈儿说,是我。爹,我回来了。

  爹说,看过娘没?

  刚刚看过。爹,天黑了,回吧。

  爹点点头。爹不再说话,继续浇粪。地里弥漫着一股粪便的气息,跟泥土、菜苗的清香混在一起。

  浇完粪,爹掏出一支烟吸。陈儿担起粪桶,跟在爹后面往家里走。

  走了几天?三天,陈儿说。

  晚饭是一盆汤面条。爹炒了两只鸡蛋拌在面条里。两个人就坐在昏暗的油灯下吃饭。

  爹说,这阵子老是停电,晚上黑灯瞎火的。

  陈儿说,冬天河水枯竭,电站发不出电。

  昨儿四婶过来给你说一个媒,是十五队张木匠的女儿,我给你应下了。

  嗯。你别老嗯嗯嗯,过几天要带女娃儿过来看的。你在外面处的那个湖南妹子呢?

  早吹了。真吹了?真。

  爹把盆里的鸡蛋捣碎往陈儿碗里拨,说,落叶要归根,找对象还是要找家乡人。

  陈儿埋头呼呼拉拉的吃面条。

  第二天逢场。陈儿跟爹起了个大早,各挑一担稻谷到场上去卖,很快找到买主,以每斤四毛八分成交。这一日上午,父子俩共挑了两千多斤稻谷出去卖,家里的粮仓,空了大半。

  陈儿带回家有三千多块钱,连同卖稻谷的一千多,家里自有一积蓄,爹凑齐五千块,跟陈儿一起去还债。债主是一家远房亲戚。

  那时辰人家正在吃晌饭。

  爹递过去一沓钱,男债主数了一遍,又数一遍。女债主开口了,说,去年不是说好今年还清吗?怎么还有三千块不见影儿?

  陈儿说,对不起,姨。今年美国人打伊拉克,厂里的效益差,加班少,所以不够还您的钱。明年一定还清。

  女债主撇了撇嘴,说,他三叔,以前三婶治病要花钱,托人找我借的时候可没有现在这样啰里啰嗦,是吗?

  爹陪着笑说那是那是。咳,真是不好意思。

  陈儿怎么也没想到,媒婆四婶带来的女娃儿张桂芳居然是他的小学同学,在印象中,她只是一个瘦小的,拖着清鼻涕的小女孩。

  四婶大笑,好!有缘分!这样就算是青梅竹马了。

  张桂芳也笑。两只眼睛快眯成一条缝儿。她跟在四婶后面,在陈家转一圈后不笑了。坐椅子上,一本正经。

  后来,四婶答复陈儿家,说女方没问题,OK。但要陈儿出八千元办嫁妆。

  北风一天比一天刮得紧。陈儿跟爹去娘的坟头烧两柱香,放了一挂鞭炮。纸钱的灰烬被风掀起,刮得老远。

  是夜,陈儿收拾行李,预备第二日回厂。陈儿说,爹,那治眼睛的药,你每天都要吃的。没人应。

  陈儿回过头去看爹,爹勾着头,两手捂着眼睛,有泪水从指缝渗出。

  陈儿叹口气。他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
俺不说话,你们就当俺是哑巴!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