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仁勇

这个人很懒,什么都没留下。

 
 
 

日志

 
 
关于我

微信公众号:勇哥读史yonggedushi

网易考拉推荐

今夜你会不会来  

2006-09-10 20:17: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下班时李强上了一次厕所,出来在洗手池边遇到周小梅。周扫了李强一眼,说:靓仔,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李强说:什么事情?你说吧。
周小梅犹豫着说:算了――还是不说为好。
李强说:卖什么关子嘛。
周小梅摇摇头说:其实也没什么――
李强靠了一声,说:真是不爽快!不听啦!
周小梅说:那好,你实在想听我就告诉你吧。
李强已经洗完手,要走,说:说不听就不听!我走啦!
周小梅说:当真?
李强说:比珍珠还真。
周小梅看见他去推车间的门了,嘻嘻笑道:低头看你的拉链吧――
李强这才注意到裤子的拉链忘记拉上。匆忙拉上后他竟然脸红了。周小梅感到有些好笑。都什么年代了!不过,会脸红的男孩子还真是少见。
周小梅是李强的顶头上司-班长。她在李强第一天来车间上班时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
李强做了很多不良品出来,让后面的工人怨气冲天,反应到班长周小梅那儿,她立刻跑到李强面前,厉声说:你是怎么做事情的?那么多的不良品,想让工厂倒闭啊?
李强辩解说:我是生手嘛,当然没有老员工做得好啦。
周小梅大声说:生手又怎么样?告诉你,做事情是靠大脑,而不是单纯的用手――如果不动脑筋,你做一辈子都还是一塌糊涂!
下班后李强在宿舍里跟几个老乡说:那个周什么梅的,凶巴巴的,简直就是个母老虎!
老乡笑道:可不,她的外号就叫母老虎啊。
李强嘿嘿笑了,说:真是名副其实。
老乡又说:你也别埋怨她了,其实分在她手下是你的运气好啊。
李强说:此话怎讲?
老乡说:她这人是刀子嘴,豆腐心――慢慢你就知道了。
的确如老乡所说那样。
在厂里,班长们的权力很大,员工做错了事情就可能会被罚款。但这个权力似乎周小梅从未用过。狠狠的骂几句就作罢。不像其他班长,表面上跟你打得火热,罚起款来毫不留情,眼睛都不眨一下。
员工三天之内的请假也在他们那儿批。那次李强去找她请假。
周小梅问:请假干什么,你不知道这几天正在赶货吗?给个充足的理由先!
李强说:我要去东莞见女朋友。
周小梅说:不会吧,这也是理由?自己的女朋友,哪天去看不行?
李强说:超过明天,她就将成为别人的女朋友了。
周小梅愣了片刻,哈哈大笑:我服了你!好,批你两天,回来时记得带几块拖糖――能把你女朋友带回来我们瞧瞧就更好了。
李强当然没有把他女朋友带回广州。事实上,他们这一次彻底谈崩了。
李强恹恹的上班,下班,不和别人说话,却总是坐在工位上发呆。
这种情况比较反常,大家都知道李强性格开朗,总是唧唧喳喳的说个不停,像个女孩子。有一天午休时间周小梅看见李强独自站在五楼的窗前发呆,走上去拍拍他的肩,说:怎么啦,靓仔,心事重重啊?女朋友飞了?
李强诧异的说:靠,这你都知道?
周小梅得意的说:老姐我熟知算卦,这么掐指一算,呐,就好像钻进了你的肚子。
李强嘴一撇,说:你多大,想当我姐姐?
周小梅今年才二十三岁,比李强小了半年。她已经当了三年的班长,令人不能不佩服她的精明能干。这个湖南女孩子十六岁就独自来到广州,她好像一颗适应力特强的种子,很快就在广州这块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扎根,发芽,茁壮成长。
周小梅说:你也别太伤心了,天下何处无芳草?老姐帮你找一个,这么帅的小伙子,花姑娘大把的,随你挑!
别说,周小梅还真的给李强介绍了个湖南妹子,外厂的。小巧玲珑的个儿,嘴角时常挂着羞涩的笑容。他们在工业区附近的一个公园见了几次面后,李强停止了继续交往。
李强对周小梅说:她太单纯了,什么都不懂――我可不想欺负小女孩子!
周小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诧异的说:这样都算理由?你不知道,那些有钱人,年龄越小,越单纯,他们越喜欢呢!
李强固执的说:他们是他们,我觉得成熟的女孩子更适合我。
周小梅叹气道:真拿你没办法。说吧,要什么类型的,老姐帮你去找。
李强笑嘻嘻的说:就你这样的最好。
周小梅先愣了一愣,啪的拍了他一下:你敢耍老姐?欠打不是?
李强闪开,笑道:打是亲,骂才是爱,小梅你是不是对我开始产生感情啦?说完他就一溜烟的跑了。周小梅看着他的背影,自言自语:神经兮兮的样子?小梅?
周小梅已经有了男朋友。叫阿松。阿松在另一个相邻的工业区上班。不加班的晚上都会来找她玩。两个人手牵手,逛马路,看电影,吃夜宵,羡煞厂里那些孤男寡女。当然小俩口也挺大方的,每次回来都不忘带点水果啊瓜子啊之类的给宿舍的姐妹分享。姐妹们不客气,一边吃人家的,嘴巴也不见软。从周小梅的发型,一直批评到她的鞋子,全身上下,无一是处。的确,周小梅这人长得还算眉清目秀,可就是不会打扮,或者说,舍不得花钱打扮。跟他那帅帅的男朋友阿松走在一起,显得稍稍――我是说稍稍,土气了点。阿松曾经委婉的叫她买两套好看点的衣服,他可以出钱。
周小梅杏眼一瞪:嫌弃我啊?
阿松赶紧闭嘴。
周小梅和阿松分手的情况如下所述。
春去秋来,阿松的生日也来了。那天周小梅还很罕见的请了一天假,陪伴阿松。在厂里做了那么久,这还是第一次请假哦。去年她生了一场大病都是坚持着上班,一天不落。
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去天河城逛了一天。中午吃麦当劳,周小梅还是大闺女上花轿,头一遭呢。吃了一口汉堡,就丢给了阿松,埋怨道:好难吃哦――还这么贵!
阿松笑道:得,你是土包子的命,开不惯洋荤了!
晚饭是在阿松的表哥家吃的。他表哥两口子在厂外租了房子,自己做饭吃。周小梅一上桌就拼命吃菜,嘴里嚷道:饿死我啦饿死我啦。表哥问:中午你们没有吃饭啊?
阿松不说,只是笑。
吃罢晚饭又陆续来了几个老乡,大家乐呵呵的凑在一起吃蛋糕,谈天说地,不小心竟然玩到了十一点过后。周小梅回不去了,她们厂管理极其严格,超过十一点一律不准进出宿舍。表哥就叫她跟阿松在外面屋里搭个地铺。他们以前也多次这样,彼此相安无事。但是那天晚上阿松酒喝多了点,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时看见周小梅熟睡中的样子,月光从窗外泻进来,照在周小梅身上,显得百媚千娇。阿松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脑海电闪过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念头,令他们保持了三年的感情付之流水。
周小梅被惊醒了,发现阿松正在解除自己的衣服。
她抓住那双不安分的手,低声说:你干什么,你疯了?
被欲火烧得满脸通红的阿松说:给我吧,梅!
周小梅坚决的说:不,我们不能这样的!
阿松苦恼的说:为什么?难道你不爱我?
周小梅说:这跟爱是两回事。它会伤害我的,你明白吗?乖,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阿松生气的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这么老土!
这一晚后,很久阿松都没有来找周小梅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周小梅心里感觉到一种不安,这种不安慢慢滋生,像霉菌一样在她心里布满阴影。
李强看见周小梅一个人在街上游荡。那时已经夜里九点多了。他开始还以为认错了人。因为她身边没有那个帅帅的阿松,显得有点不对劲。
哎――周小梅!他试着喊了一声。
周小梅抬起头来,目光呆滞的望着李强。
那晚李强陪周小梅在厂外的草坪上坐了好久。主要是周小梅在说。她不停的说,什么都说,却对阿松的事情只字不提。李强静静的听,他知道此刻,他的任务就是做听众。
末了周小梅才突然哭出来。她泣不成声的说:阿松他――他不要我啦!她伏在李强的胳膊上,背部颤动,显示出她激烈起伏的内心世界。
李强有点尴尬,安慰一个哭泣的女孩子不是他的强项。毫无准备的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关于女孩子的哭,我想多说几句。地球人都知道,女孩子身藏有三件武器,一哭二闹三上吊。一般来说,大多数情况下她们使出第一招就会将男孩子征服。为什么呢,据我的研究,男孩子多以强者自居,鲁迅说了,强者挥刀,指向更强者;只有弱者才会欺负更弱的人,而女孩子一哭,立刻将自己摆在弱者的地位,梨花一枝春带雨,楚楚可怜的样儿,实在能把男孩子的百炼精钢悄然化成绕指柔了。这一点,区区在下是深有心得的。
周小梅停止了哭泣,放开李强的胳膊,李强这才有机会掏出纸巾递给她。她揩了揩眼角,不好意思的说:刚才我真失态,你不会生气吧?
李强赶紧说:不不不,荣幸之至。欢迎常来。
周小梅轻轻一笑。
这晚后,他们俩的关系竟然发生了一种微秒的变化,不再像往日那样说话无所顾忌。在厂里,周小梅的性格也温和了许多,跟以前那个稍有不对脸色就垮下来的“母老虎”相比,完全是两个人嘛。所以说,失恋能让一个人变得更加成熟――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李强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给周小梅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我是不方便透露的,能告诉诸位的是,他在末尾邀请周小梅于第二天晚上九点钟,到厂外的草坪一聚。
呵呵,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李强的心,大大的“坏“哦
读者诸君帮我猜一猜,那个晚上,周小梅会如期赴会吗?



------------------
俺不说话,你们就当俺是哑巴!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